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14.11.7 水府庙: 柳毅传书的文脉  

2014-11-02 12:10:06|  分类: 易长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11.7 水府庙: 柳毅传书的文脉
常德--易长青
水府庙: 柳毅传书的文脉

     在人民路东段的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斜对面大街上,古代曾有座“水府庙”,如今的路牌署名“水府庙街”。它穿过沅安路后直抵中国常德诗墙,正中一座小巧玲珑、飞檐斗拱的六角亭子高高建在诗墙之上。这条街的门牌1号是城东派出所,对街的门牌8号是著名的芷园宾馆。你或许早就知道,这条街是高中语文教科书所载《柳毅传》的故亊原地之一。由此可推理,水府庙街传承了中国古典爱情故亊“柳毅传书”的历史文脉。
        《柳毅传》的故亊梗概
唐代文人李朝威在《柳毅传》里讲述:唐仪凤年间,有位故乡在“湘滨”的书生柳毅赴京赶考,落第而归途经泾阳时,遇见一位牧羊女,她自述是洞庭湖龙君的女儿,嫁给泾河小龙为妻后受到虐待,拜托柳毅传书给龙君,柳毅按照龙女的嘱咐来到“洞庭之阴”,寻到旁边“有大橘树”的一口井,他敲井三下,便有一武士接他进龙宫。龙君见书后心情悲痛,龙君的弟弟钱塘君闻讯后十分恼怒,化着赤龙飞抵泾阳杀了小龙,接回了龙女。几经周折后,柳毅与龙女有情人终成眷属。
人们后来为了纪念这位仗义传书的柳毅,奉他为洞庭神君、洞庭王爷、河神、水神,还将柳毅传书时进入龙宫的井称为“柳毅井”。又在井附近兴建了传书亭,并建造了供奉柳毅的水府庙,赋予他护理洞庭湖的神权职责,接受民众禳灾祈福的祭祀和祈祷。
           水府庙与《柳毅传》
水府,即水神管辖的区域,也泛指水底。水府庙,为祭祀水神之庙。常德的水府庙,据清代嘉庆《常德府志》记载:“水府庙: 在东关外。” 又在该志《常德丛谈·巻二·人仙释》里大书《柳毅传》的故亊,作按语:“唐陇西李朝威叙,按《通志》谓,柳毅为洞庭神,其灵异时见于别录。疑即俗所传罗阴秀才。今沅江湘阴间人也。录其原传,稍节其冗,备征考云。” 其实,李朝威在《柳毅传》原著里早就讲过: 柳毅是“湘滨”人,即湖南洞庭湖之滨人。他来到“洞庭之阴” 传书,即来到洞庭湖湖水的南面传书。在古代,常德恰好地处八百里洞庭的南面,常德人恰好是洞庭湖滨之人。至于旁边“有大橘树”的那口井,常德也有两口古井符合条件。一是原属汉寿县的洪沾洲(现划入南县)有口古井,连全国争论柳毅传书原地的专家学者们都承认它是一口“柳毅井”。清嘉庆《常德府志·常德丛谈·卷三》记载:“洞庭湖神,过客祈祷必验,分风送船。虞喜《志林》,《武陵旧亊》,《龙阳志》云: 相传祀柳毅。庙侧有柳毅井,往来过湖者辄乞灵焉。”另一口井在距常德水府庙街不远的甘露寺旁边,这口砖砌古井始终保持着水如甘露,秋冬不竭,清泌可口,甘洌心脾。它早就被常德人说成是“柳毅传书” 时,进入龙宫的“柳毅井”。这口古井旧址在现甘露寺蔬菜批发大市场和甘露寺小学之间的紫东幼儿园内。据老人们回忆,当年在甘露寺庙后面还真有一棵大桔子树呢!
          水府庙的历史文脉
水府庙街原名水府庙巷。巷内的水府庙相传建于明代以前,此巷故名水府庙巷。巷尾的沅江码头亦称为水府庙码头。从前,在它的北面是斗姆阁(現第一人民医院内),供奉道教尊为“北斗众星之母”的斗姆元君。南面滨临沅江,建有“传书亭”。西面与水巷口为邻。东面不远处是闻名遐迩的甘露寺。水府庙巷因解放后1951年附近的陈家巷、康家巷扩街为新东街时占用了一段巷道,巷长仅剩下68米,巷宽不足2米。改革开放后,在旧城区改造时,水府庙巷与新东街合并为水府庙街。水府庙码头融入到诗墙公园之中。诗墙上重建了一座六角仿古亭。
传说在水府庙的庙前有座大戏台,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庙会、三月初三祭祀洞庭湖神时,这里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台上一天内演出民众喜闻乐见的沅河戏(常德汉剧):《龙女牧羊》、《橘浦记》、《乘龙佳话》等“柳毅传书”剧目共十二本。庙后临江的水府庙码头泊满了大小船只,船民纷纷上岸进庙祭祀。点香烛,烧钱纸,鸣鞭炮,祭拜洞庭王爷柳毅,祈求“分风送船”。念诵祝词:“请洞庭神君保佑,入湖不遇风暴、不出滩险、一路平安!”
在我国古代文化的神话系统中,水神是传承最广,影响最大的神祗。《湖南省志·民俗志》记载:“船只要开航,必祀神祗。湖南内河一般均敬奉杨泗将军,下湖入江敬奉洞庭王爷。二神的说法现已比较模糊,有的认为洞庭王爷是柳毅,杨泗将军是南宋的杨幺,有人已把二者混淆。”从前在常德沅江上游处有座杨泗庙,它在现屈原公园内。是船民上溯沅江时祭祀杨泗将军的庙堂。而在下游处有这座水府庙,它是船民下洞庭湖时祭祀洞庭王爷柳毅的庙堂。
那时的船只在开航前,须敲打铜锣,称“开头锣”,提醒泊于附近的船只注意,以免碰撞。而木棑顺沅江下行时,常常擂鼓,以鼓助力。但木棑从水府庙码头下行至400米的打鼓巷码头后必须息鼓。清嘉庆《常德府志·常德丛谈·卷二》在描述水府庙内的洞庭王爷时说:“又按:《武陵旧亊》:洞庭湖神,濒湖祠宇所在有之。塑像皆以手遮额而远视。云其有水客,神尝助以资,后竟不复至,故神恒望之。今木牌江行皆鸣鼓助力,声彻两岸,惟入湖则否,恐神之取偿也。”
柳毅本是一白面文弱书生,当了洞庭王爷后怎能以貎服众?于是乎,洞庭龙君命钱塘君做了个怪面具,让柳毅白天戴着面具到水府庙升堂问案,巡查湖岸。因此柳毅白天到水府庙上班时,戴着青面獠牙的黑脸大王假面具接受香火。下班后,卸下面具复原书生模样,回到家里与年轻貌美,温柔多情的龙女卿卿我我,恩恩爱爱,如胶似膝。被世人传为佳话。
               龙的传人
“柳毅传书” 讲叙了柳毅为龙女送信,挽救龙女的感人故事,表达了古代人们对“尺书远达”的渴望。为此,2004年国家邮政局发行了《民间传说——柳毅传书》的特种邮票。将“龙女托书”、“传书洞庭”、“骨肉团聚”、“义重情深” 四个情节分别在邮票上演绎。
常德文化底蕴厚重。在中国古代十大爱情故亊中,刘海砍樵遇狐仙,孟姜女哭长城,柳毅传书结连理,这三个故亊的原地都发生在常德。自古以来被民众津津乐道,口耳相传,传颂给一代又一代后人。其中刘海砍樵和柳毅传书的故亊在常德民众中还有后续的传说:
相传柳毅与龙女,刘海与狐仙都是在常德甘露寺观世音菩萨面前订立终生。柳毅与龙女婚后生下龙子,刘海与狐仙婚后生下仙女。到后来,柳毅与刘海结为亲家,柳毅当了爷爷,刘海当了“喀公(外公)”。他(她)们的子子孙孙都是龙的传人。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