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14.7.13 “公大”书法:霍志勇书法研究  

2014-07-12 19:33:46|  分类: 书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7.13 “公大”书法:霍志勇书法研究

作者简介:

霍志勇,陕西绥德霍家渠村人,1972年2月生于延安。现任延安市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主任。陕西工商管理硕士学院硕士,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书法美于“天人合一”/霍志勇

在谈及书法时,有这样一个事实常被我们引以为自豪并且引用:20世纪50年代中期,当毕加索在海边见到一位中国朋友在沙滩上写中国字时,他被那奇妙组合成汉文字的抽象线条所吸引,他说:如果我生在中国,我想我将成为一位书法家而不是画家,我希望去写我的画。

中国书法有着三千多年的发展史,是中华民族独有的、高尚的艺术。

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门类,书法之所以有如此的魅力和表现力,完全基于汉字的造型和书写工具及由此形成的书写法则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枝,书法不可避免地天赋有“天人合一”这一中国人最基本的思维方式中国哲学的基本精神。

正是书法孕育于中国传统文化,使其形成了以笔墨为以载体的艺术形式,兼具了展示自然造物和抒发人文情怀的功能,而二者的完美统一,也使书写者可以充分表达对宇宙及人生的理解。

一、书源于自然。

书法的形式来源于自然的意象。且不说,从文字学角度来讲,文字发源于人类先祖结绳记事,即从用图画或符号表意起,就取于自然意象,可谓书法之肇始。

书法作为艺术,象征、暗示着自然界的本质,因而在最早的书法艺术文献中,总是将自然界的事物来立论和比拟。

汉蔡邕《九势》曰:“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

蔡邕的《笔论》语: “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

孙过庭在《书谱》中说:“观乎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若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

书法若脱离自然之态,既为无本之末、无源之水,又无可依托、无所向行,即使满纸墨色又有何趣。

二、书达于人性。

书法这样一种“同自然之妙有”的空间,又是一个艺术上纯粹的空间。

书法源于自然,最终表现为线条形态。而线条的生命感,原本是作者书写自身固有的特性,是书法的本质意义。因为它是人生命意识的一种抽象物,任何形态的线条(或直或曲),都积淀着书写者的某些意识和情感。笔势所含有生命体验和宣泄,体现于种种的笔法和线条中,表达的是心中的韵律,绘出的是心灵所直接领悟的物态天趣,造化与心灵的凝合。

笔画线条之间存在的平衡、倾斜、夹持、扶助、打击、架抬、依靠等关系,并且在组合、对比、节奏中表现出千姿百态,都是相应的心理情感关系,生命中的一切体味、感叹,乃至心灵深处最微妙的颤动,都有可能通过敏感的书写者气质的手指而贯注于纤毫间,流泻于纸墨中,成为一种情感的表达方式和作者的一种精神释放。而这种“达其性情,行其哀乐”心灵的痕迹,又在后人“如见其人挥运之时”的想象中,获得新的生命体验和感悟。

书法是艺术中一种最抽象、最单纯的形式,只有用其婉转回复、充满动感的线条,简捷、深刻、富于想象力地体现出人文情感,书法才具有了真正的生命力。

被书史分别誉为天下第一、第二行书的王羲之的《兰亭序》和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即为典范。毋庸赘说。

三、书美于无界。

在民族文化特性及其强烈的情况下,书法之美能超越国界,为不同国家、民族所认同和赞誉,基本完全依靠以笔驱墨而形成的黑白构型,也依靠黑白分布和节奏韵律来实现外形美、内涵丰的表情达意功能。而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坚持和发展弘扬书法之美,必须要立足于历代书学多有论述的书法三大基本规则,即笔法、结构、章法。

用笔法的中锋侧锋、提按、疾涩,结构的疏密避让、虚实向背,章法的行间布白、上下相合等法则来展现书法之美。

一是线条美。首先,要笔力足。古人多以“屋漏痕”、“锥画沙”、“印印泥”为喻。朱和羹《临池心解》讲,“用笔到毫发细处,亦必用全力赴之,然细处用力最难。如度曲遇低调低字,要婉转清沏,仍须有棱角,不可含糊过去。如画人物衣褶之游丝纹,全见力量,笔笔贯以精神”。

其次,要有节奏。能笔笔中实而又具流动之势。只有“力在字中、下笔用力”才能“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

李世民《论书》说:“今吾临古人之书殊不学其形势惟在求其骨力而形势自生耳”。所以,梁启超谈到笔力的时候说“有力量的飞动、道劲、活跃,没有力量的呆板、委靡、迟钝” 。这“飞动、道劲、活跃”,也就是“点画的运动之势”,即线条有节奏的流动之势。

第三,要多呼应。呼应之作用,在于将原来个自独立的线条贯通为有机的统一体。线条有呼应,就象有气在流动,就象被赋予了生命一样。传统的书学称为“引气”、“血脉”。这一幅书法作品的线条通过大小、纵横、向背、偏正、疏密、粗细、浓淡、方圆等多种对比呼应手法,就能呈现出舞蹈之姿、音乐之律。

二是结构美。结构美更注重平衡对称中又有变化,形成一个多样统一的和谐。通过笔画的基本线条(粗、细、长、短、俯、仰、伸、缩)和偏旁的(上、下、高、低、宽、窄、欹、正)配置得当而取得的艺术效果。或稳重敦实,或开张游走,或刚劲挺拔,或婀娜飞逸,有的以“险绝取胜”,也有的于“平正”中见奇姿。

三是章法美。章法就是一幅作品字与字、行与行之间是否疏密得当,大小相宜。一幅章法讲究书法作品,则能表现顾盼有情、精神飞动、全章贯气的艺术效果。知书者“观章见阵”。章即章法,是欣赏书法艺术的总体表现;阵是布白,即书写以外的空白之处。就章法而言,一点乃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通篇结构,引领管带,首尾相应,一气呵成。布白则是翰墨尘点的反衬,构成整幅作品的有机组成部份。巧妙的布白能使通篇产生游龙出水,云烟飘动的效果。章法运用时,宜注重参差变化、牵丝映带、欹侧救正三个方面。

四是墨韵美。“字之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墨色的起伏变化是一种节奏的艺术,一幅用墨的佳作常常会“墨分五色”,粲然盈楮,令人如临画境;会轻重交替,起伏跌宕,使人如闻清音。特别是行草书,一幅作品有无神采,要看运墨是否灵活。墨色随用笔的变化而变化,笔墨就似被赋予了生命,生机盎然。当代草圣林散之作草书常用长锋饱蘸浓墨后,复蘸少许清水:笔画之间,墨色沉着,白处虚灵,韵味无穷。

五是意境美。书法的意境美,指的是一幅作品所表现出书写者在精神、审美、风格,及对观赏者产生的感染力的艺术境界,与书写者的思想性格、修养才学、情感状态密切相关。

刘熙载的《艺概》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道出了书写者的个性特征与作品的直接关系,体现在作品中就是意境美。古人名作自有多论。

现代大家舒同一生戎马倥偬,建国后又几度沉浮,其书遂成圆劲婉通、凝重宽博之浑穆气象。自曰,我笔笔藏锋。

启功为清朝皇室后裔,国学大师,其书醇雅雍容、端庄中正,自是一派王族风貌。

回到开头的故事,毕加索还说:“艺术都是共通的,如果你用文字写一幅画,你也可以去画一首诗”。此后,他的寓所中挂起了书法作品,表明他对东方抽象线条艺术的心悦诚服。也表明艺术的共通处在于都源自自然造化和人类心灵的感受,而根植于天人合一文化传统的中国书法无疑高擎了这面旗帜,并且只有坚持这一精神,“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才能保持其富有的艺术生命力。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