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14.10.5【转载】用眼睛思考用耳朵阅读  

2014-09-30 15:54:18|  分类: 莫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言写作秘籍——用眼睛思考用耳朵阅读

在莫言读书读到五年级时,因为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被赶出校门后,只有11岁的他,因为参加不了沉重的劳动,只能到荒野上去放牧牛羊。当他和牛孤独地置身空旷辽阔的田野中时,蓝天如海,草地一望无际,周围看不到一个人影。没有人的声音,只有鸟在天上叫的声音。感到孤独和寂寞的莫言,会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云,飞过的鸟,还会看湛蓝的牛眼和映在牛眼里他的倒影。因为一个人放牛放羊,一天都不回来,中午就带一点儿饭,在外面吃,一整个白天牛在吃草,羊在吃草,寂寞孤独的小莫言就开始观察身边的一草一木。就是这样,孤独和寂寞在让他的内心空空荡荡的同时,却给予了他观察自然、和自然对话的习惯和能力。用眼睛观察生活、用眼睛思考的能力也一步步在潜移默化中逐步成长。

用眼睛思考用耳朵阅读 - 暖阳 - 霍庆的博客

 

用眼睛思考,兴趣和好奇是第一位的,然而,要想真正和天地自然对话,还要把天地自然当作有生命的东西,大自然是有灵魂的,一切都是通灵的。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都是一个世界,都是一个生命。在莫言的作品中,人、动物、植物三者在生命感觉上往往是相通和相同的,他笔下的动植物一个个健壮活泼,有灵性,解人事,形成生命感觉的融会贯通。于是,刺猬会痛苦地思考、鸡会说梦话、高粱会呻吟、太阳会变得翠绿,从而创造出了一个奇特神秘灵通的世界。莫言的眼中,天地一体,万物同源,民吾同胞,物吾与也。莫言的眼睛所观察、所体悟、所思考的事物都是带有感情、带有感觉的,它们和人一样,可感可知。

当然,“用眼睛思考”还包含着用眼睛阅读。莫言能成为一位伟大的作家,除了他的天赋、禀赋之外,还与他的阅读量有大量的关系。莫言曾经在《童年读书》文章中谈到,小时候的他,就是一个书痴,只要是能见到的书,他都爱不释手地读。为了看书,他会心甘情愿给人家拉一上午的磨,为了看书,他宁肯钻进草垛忍受蚊虫的叮咬。书中五彩斑斓的世界给莫言开启了想象力的大门。莫言用眼睛的独特的思考方式,将各种知识信息源源不断地输入头脑中储存起来,为开展想象创造良好的条件,这也是他能一直保持发达的、源源不断的想象力的原因之一。

我们都知道阅读是眼睛的阅读,而莫言的阅读经验之一却是耳朵的阅读。那还是在台北的一次会议上,莫言与几位作家就“童年阅读经验”题目进行座谈,其他作家都侃侃而谈自己的童年曾经读过哪些书,轮到莫言发言时,他说:“当你们饱览群书时,我也在阅读,但你们阅读是眼睛,我用的是耳朵。”2001年,莫言来到悉尼大学演讲时,明确提出了“用耳朵阅读”的概念。

之所以用“用耳朵阅读”,还要回归到20世纪那个莫言生活过的年代。莫言出生在山东高密大栏乡一个闭塞落后的乡村,在那里一直长到21岁才离开。那个地方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有了电,在没有电之前,照明工具是煤油灯和蜡烛。蜡烛在人们的生活中是奢侈品,只有在春节等重大节日时才点燃,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煤油要凭票供应,而且价格昂贵,因此油灯也不是随便就可以点的。为了度过漫漫长夜,老人们便给孩子们讲述各种妖精和鬼怪的故事。莫言最初的文学课堂便诞生在老人们讲述的故事中。莫言自己也坦言:

“我的知识基本上是用耳朵听来的,就像诸多作家都从老祖母讲述的故事中汲取了最初的文学灵感一样,我也有一个会讲故事的祖母,我也从我的祖母的故事中汲取了文学的营养。但我更可以骄傲的是,我除了有一个会讲故事的老祖母之外,还有一个会讲故事的爷爷,还有一个比我的爷爷更会讲故事的大爷爷。除了我的爷爷、奶奶、大爷爷之外,村子里凡是上了点年纪的人,都是满肚子的故事,我在与他们相处的几十年里,从他们嘴里听说过的故事实在是难以计数的。”

除了听爷爷、奶奶的故事,那个时代的“说书人”也给了莫言用耳朵阅读的享受和机会。每逢集市,这些说书人会在集上摆几个摊位说武侠,《三侠五义》、《水浒传》,后来也说一些类似《林海雪原》、《红岩》等现代的书。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也会走进村庄,找几间空屋,支起一张桌子,说一些老段子。小莫言就是这些说书人最忠实的听众。每次听书后,莫言回家就把集市上听到的书,转述给母亲和姐姐听。其实,这样的说书、听书,已经近于阅读,只不过这是一种用耳朵的阅读,是一种能够激发人的丰富想象力的阅读。这样用耳朵阅读的经历,也为莫言想象力的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除了聆听从人的嘴巴里发出的声音,莫言还聆听了大自然的声音,譬如洪水泛滥的声音,植物生长的声音,动物鸣叫的声音……就是这种用耳朵的阅读让莫言在故事的叙述中展开无穷无尽的想象。

在莫言用耳朵阅读的漫长岁月里,除了聆听老人们讲述的故事外,莫言家乡的茂腔戏也给了他深刻的印象。茂腔伴随着莫言的成长,他的道德教育、人生价值观、历史知识,从茂腔戏里学到了很多。莫言创作的长篇小说《檀香刑》就是借助于茂腔的戏文对小说语言进行的一次变革尝试。他说他在创作《檀香刑》的过程中,这个小戏的旋律始终在耳边回响,找到了这个叙事的腔调时,写作起来就如河水般奔流。可见,用耳朵听来的茂腔和戏文对莫言的创作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

莫言说:“我虽然没有文化,但通过聆听,这种用耳朵的阅读,为日后的写作做好了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