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15.5.6【转载】【原创】 凌霜: 远飞的鹰(二)  

2015-05-05 22:01:33|  分类: 赵菊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使我们坚强的,往往不是顺境,而是逆境;能使我们醒悟的往往不是高兴,而是伤心。人在最深的绝望里,往往看到的才是最美的风景。
我们每做一件事,都是用生命抒写的。当自己被别人算计的时候,也许你数十年的努力,顶不上別人不费吹灰之力的一句话。这不是危言耸听。这就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痛苦经历。当年,就有一个踌躇满志、剛愎自用、机关算尽、最终落马的风云人物 s就曾津津乐道“哎!这句话还真有点意思喔: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一一一。正在做《会议记录》的我,心里倒抽了一口冷气,一一一。
随着企业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党委曾要求宣传部逐步建立职工思想政治工作数据庫。于是,党委宣传部由我和徐庆华合编一份《内参》,作为职工思想动态和职工诉求反映的一种形式,定期收集、归纳、汇编后送决策层参考。作为“内参”,当然是在一个时期內群众反映比较集中的敏感话题;而且在决策层尚未作出明确回应前暂时不宜公开的内容。为慎重起见,这份“内参”在我俩汇编时只注明反映人所在部门或车间,隐去真姓实名。
除了这种形式反映职工思想动态,当时还设有一个每周二上午“领导接待日”,接待群众来访。应该说,这些做法都是走群众路线、符合群众要求、密切干群关系的良性信息反馈方式。然而,在没有真正的民主民智氛围的当时,这只是一种装装门面的做法,没啥实际效果,弄得不好,过于认真还会招来橫禍。而当时有点天真、有点愚忠的我俩却並没意识到会有这种风险。
在商品经济大潮中,厂领导高瞻远瞩,组织精兵良將在全国27个省市设立销售服务点,同时根据浦沅当时经济实力,几经选点,看好上海松江的发展前景,决定在那里创建一个上海分厂。当时的松江地区对最早进发的外来单位政策非常优惠,一次就给调拔大几百户口指标。在松江建上海分厂,首先,有利于汽车起重机更好地服务于上海和华东市场;其次,推动松江当地经济发展;第三,在优先考虑科技开发人才的同时,为支内职工每户安排1名子女进上海分厂,將來支内的创业者告老还乡也好有一个子女可以投靠。这本来是一个三全齐美的良策,但事与愿违,领导班子新老交替后否决了初衷。在一个“领导接待日”,有位职工向领导诉说自己当年拖儿帶女支内时父母年轻力壮,现在父親去世独居上海的老母卧病在床,要求领导能考虑一个孩子去上海分厂,自己可以安心工作,老母身边也能有个小辈照料。不料这位领导一口回绝,不予考虑,还断然回答:“当初,又不是我叫你支内的,一一一”领导无情的答复和自己內心绝望,使这位铮铮汉子顿时掩面大哭一一一。我惊呆了!明白了!我意识到,我们主编的《内参》算是撞到了枪口上,后果不堪设想!一一一果然不出所料,居心叵测的S抓住“内参”列出的敏感话题促动决策人,並利用当时宣传部内部人员“小S”在电视台捁歪门邪道赚“外快”被查处调离岗位后心中不服而导演的一场闹剧把我和徐庆华给“涮”了!被“一棒封殺”的我俩就在这急风暴雨中陷入万丈深渊,一一一。
那是在建厂31年的1989年的冬季。一个科室两个干部同时被推倒,这在浦沅的历史上绝无仅有,当时,整个浦沅一片哗然!紧接着,明眼人从新上任的宣传部长亮相看懂了“换血”的底牌!
那年的冬季出奇的冷,那段日子几乎天天大雪纷飞,气温骤降到零下3一5度,路面一片冰封。当时已经离休和即将退休的老领导汪正东、林春根心中深深地牽掛着我俩,担心着我们的安危,他们顶冒雪踏过冰封的路面登楼敲响我俩的家门一一一;职工医院院长贾欣志说:“你们知道的太多了,不整你们、不封住你们的嘴巴他们寝食不安。”;热加工区的潘国新骑着自行车嗄然刹车来到我的面前说:“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一一一”。运输科元老、耿直的老司机祝光运说:“啊!这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把戏吗?”;当时总厂正在开职代会,长沙起重机分厂办公室主任戴庭階在晚间休息時带着9位分厂代表上门看望我,戴主任用他那浓重纯正的长沙话意味深长地以诗喻人、借古讽今,一一一;已在上海分厂工作的原总厂劳资处长姚呈之一封快信寄到我家,鼓励並叮嘱我和徐庆华在逆境中挺起胸膛、保重身体;科技部门领导黄仁乡在年终分红时还指派专人给我和徐庆华赠送了一筆特殊的奖金;民营企业家杨学清还热情地聘请我俩去他那儿工作;更多的浦沅同仁、好友以自己的不同方式关心着我们、邦助着我们、鼓励着我们,一一一。20多年来每每想到此,心中涌起阵阵热流;每每想到此,心中总是无比感激这人世间黄金难买的绵绵真情,一一一。
当时的徐庆华满腔怒火,他受不了这旷世屈辱,他心中充满了怨恨。他说:“我热爱自己的岗位,手头有干不完的工作。为了自己流血流汗建成的浦沅,我放弃了两次本来可以调回上海的机会!真的是自己太天真、大傻冒了!善解人意的妻子程英华危难之际与丈夫同甘苦、共患难。他一面劝慰丈夫一面坚定地说:“我相信一个真理:鹰,有时飞得比鸡低,但鸡,永远飞不过鹰!”我为之深深感动,一一一。
20多年来,这句慑人心魄的话语一直縈绕在我的脑际,一一一。就这样,徐庆华携妻帶子愤而离去,重返故乡一上海。他全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实力跻身于艺术宝殿一上海电影集团(当时是上海永乐股份有限公司),我则应美国留学归来的知名劳动模范张陵江之聘,投奔广州,步入商圈。
(待续) 一写于2015.5.2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