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16.2.1【转载】难忘当年春运 ---沈春美  

2016-01-30 11:52:00|  分类: 浦沅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太湖边桑《春 运 有 感 ---沈春美》

       春节将至,又到了每年的春运高峰。虽然回沪已有十六载,但我很少坐火车,因为那三十年数十次的往返让我患上了火车恐惧症。车厢里那令人窒息的空气、无法立足难以行走的空间以及到家后还在不停晃动的感觉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七十年代初,上海到长沙没有直达火车,每次都要到株洲中转,并要在长沙、益阳、常徳摆三个渡过江,交通极不方便。记得第一次进浦沅我们坐得是加顶棚的黄河大卡车。车到益阳摆渡,我们都买了把高背的竹椅(这家当后来成了厂里看露天电影的标配)。再出发时坐在我边上的朱爱君不见了,原来认识她的司机请她坐进了前一辆车的驾驶室。车行不久前面两辆车相撞,小朱的脚被撞断了.....还未进厂就出车祸,让我们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作为单身每年都有探亲假,回沪休假是令我们最兴奋的事。尤其是回沪过年,大家总是早早地购买了花生和鸡鸭鱼肉等农副产品。但那时由于天寒地冻路不好走,所以为了赶上长沙的火车我们往往通宵不眠,有时半夜十二奌或凌晨二三奌发车。记得有一次是早上五点发车,坐在加了顶棚的卡车里,外面下大雪里面飘小雪,走走停停到长沙已是傍晚五点。那时既没有保暖杯也没有羽绒服真是饥寒交迫啊! 

       每次到株洲转车,那高高的天桥对我们这些肩扛手提的女孩子来说真是一大考验。记得有一次一不留神一个行李袋从上面滚了下去,还好袋里塞满了东西,带的瓷器竟没有损坏。最为难的是一个人回家,背着行李去办签证、排队候车常常要几个小时,吃喝拉撒只能要别人帮忙看行李,还好那时的社会治安好,人也纯朴。 
1978年9月,我随同事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回沪生产。那时每月三十多元工资买不起卧舖,坐一天半的车脚都肿了。79年春节刚过我和陈锦英俩人各带一个刚满百天的孩子踏上了归途。大人小孩挤在一个座位上,吃喝拉撒睡28亇小时其情其景现在的人也许难以想象吧!到了长沙孩子爸把我们接出了车站,送上厂车后他却要搭卡车回厂。没法我又抱着孩子坐了四个多小时的长途,到家已是凌晨了。 
       89年9月初我收到了一份电报:父病危速归。看着这五个字我脑袋一片空白。父亲一向身体尚好,每天雷打不动四五点钟步行去人民公园打拳领操,怎么突然就病危了呢?简单收拾了行李搭便车我去了长沙。上了火车满脑子都是父亲的影子,吃不下睡不着,真是心急如焚啊!到了上海我竟稀里糊涂搭错了公交车,辗转到家妹妹拉我外出告知父亲肝癌晚期,已吃不下东西,还要我镇定瞒着父亲。当我站在父亲的床头强颜欢笑说我是出差来沪,其实父亲又何尝不知我是来送他的呢!晚上躺在床上我的眼泪直流、耳朵嗡嗡作响无法休息。那情景至今想起都不免唏嘘..... 
    1999年底我告别了湖南浦沅,从此我再也不用挤坐火车了。一晃十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非常想在有生之年能回我工作了近30年的湖南,我第二个故乡看看。我幻想着在纪念浦沅建厂50周年之际,我能坐上飞速行驶的高铁到湖南看看昔日的小伙伴们,那将是一个多么幸福的情景啊! 


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