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16.4.7 抹不去的记忆 /王贵仲  

2016-04-07 13:59:42|  分类: “浦沅人”QQ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4.7 抹不去的记忆 /王贵仲 

光阴流逝,时隔已久,但走过的路,经历的事依然历历在目,回味无穷。相识、相交的领导,同事的风貌、德行一直离不开我的记忆;生产班组、管理部门的火热场面,员工敬业的奉献,似乎又在眼前,经常浮想连篇,挥之不去。

浦沅广众的业绩已经载入曾经三线建设光辉的史册,是中国工程机械发展史上的一座丰碑。当我们回顾这一历史事件时,必然要回顾其中的主要人物。

赵加胜(书记、厂长)同志是这一壮举的创始人和领导者,汪正东(副书记)同志一直辅佐老赵完成了这一伟业。至今,这二位老领导的许多事迹,触动着浦沅人的心灵和神经,将铭记终身,成为抹不掉的记忆。

自一九九六年下半年,至一九九八年三季度,我主要工作在浦沅常德区域,期间,负责接待了赵加胜同
志最后一次回常德浦沅厂,料理了汪正东同志去世前后的有关事宜。当直面两位元老时,他们一如既往对浦沅负责,一直眷恋浦沅、牵挂浦沅职工的情怀,使我记忆犹新。

作为已经退休十几年的老人,绝大多数都会无为无忌,而老赵老汪却在少数之列;他们为人师表的精神状态,自律自省的行为,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

 直面赵加胜同志最后一次浦沅行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细雨缠绵,整日不见阳光,空气潮湿阴冷,给人十分不快的感觉,似乎老天爷在暗示着人们,将要发生什么不祥!这时的浦沅总厂机构已基本迁往长沙,生产经营处于困局。老赵很清楚这时的自然气候和经营环境不是来访的合适时机。然而,他不计较此行的不利条件,因为他不是来游玩享受的,而是来探望曾经的热土和共同奋斗过的战友。所以,决然也是最后一次踏上他曾经架桥梁、平山包、填池塘、打水井。

浦沅职工怀着敬重感恩的心,迎来他(她)们的领路人。老赵一九八四年离开领导岗位后,不久就离开常德,更没在公众场合露面。

我参加一九九七年春节前在上海淞江召开的离退休职工慰问会后,邀请他来厂;十一月接到他具体到达的信息,本安排住常德市宏达宾馆,已定了一间客房,计划每天接送。当要送他到宾馆时,却遭再三谢绝,一定要住厂招待所。而当时的招待所很简陋,临街公路,白天晚上汽车的噪音很大,很难休息好。说明情况后,老赵坚持说,住自己厂招待所进出方便,减少麻烦你们。他舍弃自己的舒适,身体还不好,却要减少对别人的麻烦!如此执意,完全把自己定位于普通退休职工身份,而非浦沅功臣。

一个人如果做到利人利己,就会受到人们赞誉,就是一个高尚的人。当今很需要具备这样操行的人。老赵把应该当做不应该,克己利人的行为,警示着我们,要努力塑造现实社会中缺失的公共道德。寻常百姓,特别是那些企业家、公职人员、公众人物等等都要实实在在地规范自己的生存行为;人与人之间才具信任感,社会才能和谐。

征求老赵对活动安排的意见时,他提出首先去看老汪,并说那里都不去,就在厂里.在他的心中,似乎老汪还活着,可惜愿望和命运往往又不一致,汪正东同志已于一九九六年去世!告诉他,老汪的骨灰在过人行桥后拐弯处的树林里。第二天早饭后,老赵站在洒老汪骨灰的树林里,树叶不断凋落,草丛已经枯黄,冷风扑面而至,凄凉之感悠然而生。静默些许,声音低沉,老汪,去世前没能见面,很遗憾,今天来看你了,永远安息吧!最后,语塞哽咽。两位老人既不能热烈地握手拥抱,也无法面对面叙旧,无限怀念老战友的悲伤,只能以沉思无语表达,无声胜有声,一切都在不言中!

这时,从露天钢材库传来行车起吊重物和结构车间敲击铁板的刺耳声音,天空中掠过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雨点开始滴落.陪同的几人,目睹两老以如此特殊形式哀伤地会面,无不动容!无不为老赵的传统人文情怀遐想.

雨落不停,路面积水,老赵脚穿一双平底布鞋;问他穿多大码的鞋,他不情愿告诉我.没问题,走吧.从招待所到人行桥头,鞋面已打湿,我让办公室肖金龙去商店买了一双差不多大小的白色旅游鞋,他勉强接受了我们的心意,又自言自语,湖南就是这种天气,没什么!不要破费,工厂困难,要节约!他的脚不冷吗?他曾是一厂之主,亿万资产经过他之手,难道是吝啬吗?都不是!他呕心沥血,经过艰苦建厂的岁月,上求国务院部委,下跑地方政府,头上雨淋,脚下泥泞,晚上睡工棚,白天顶烈日,不图物质待遇,不畏困苦,已经成为他自然的生活习惯。老赵的实际行动,给我们诠释了一个真理.财富积累,无非是开源节流;而节流往往被人们言而搁之。特别是九十年代中后期,社会上流传一种不设前提的片面逻辑,会花钱才会赚钱,于是引发了不少人大手大脚乱花钱的不良行为。

老赵的言行在呼唤我们,要保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在离开常德的最后一次晚饭后,老赵很慎重地提出一个建议,我看了生活区通楼道的房子,在每栋的北面每户增加一个附房,用作卫生间和厨房,前后楼之间空档距离够用,把职工每天倒马桶的麻烦解决掉。现在工厂困难,两方面抬,个人出一半,工厂负责一半,接着聊到建厂时地方上不让水进户,我们只能说服他们,工厂居住集中,上下班用水时间集中,总不能让大家排队接水,生活节奏要跟上生产需要,好不容易争取到一户一个水龙头。

老赵讲述这一历史故事时,既无牢骚,又无责怪当时地方哪一个部门或哪一个人的意思。他完全以律己宽人的胸襟,以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正视历史造成的遗憾,比较多的流露出对职工的亏欠之意。陪老赵两天,时有间断小雨,天气虽寒冷也挡不住他的行动。走遍冷区、热区、制氧站、变电站、小工厂、生活区,每到一处不断驻脚、不停交谈,需不断提醒他往前走。看得出怀念老同志很想知道更多浦沅人的情况。

在和老赵相处短暂的几天里,听言观行,他仍牵挂着简居在坊间弄里的浦沅职工;理解体谅工厂的难处,不谈自己,更不诉说自己的苦衷;他还是那样坦诚而不造作,朴实无华;他早已是局外人士,但他的注意力始终在群众身上;他在位与不在位,始终和普通职工一样过日子,他的言行举止始终在平常百姓的行列中。他使我想起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的教导,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他就是有益于人民的人,他完全有这种道德修养,他是德者,永远活在浦沅人的心中。

第二年(一九九八年),惊悉老赵突然辞世的消息,在常德浦沅五十八万平方米的土地上迅速传开,浦沅职工为他较早离开人世而深深惋惜,痛感悲伤!我是治丧委员会的一员,对追悼会现场的想象和最后一次接触他的过程紧紧地结合起来,追溯他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至今很是清晰明了,尊敬景仰他的人格,他永远是我心中的楷模!仅以此文,纪念赵加胜同志。

王贵仲 敬上于二零一六年四月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