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2017.2.20 日记:今天才见“新生儿”  

2017-02-20 18:00:58|  分类: 小小说--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2.20   日记:今天才见“新生儿”

今天《每周广播电视报》报社给我寄来样报。稿件寄出十天就见报了。收到稿费汇款单,再去找这张报纸,已不见,过时报纸处理了。打电话去编辑部,说核对情况后就寄报纸来。今天我才见到“新生儿”,是它!

2017.2.20   日记:今天才见“新生儿” - 铺路石 南郭苑主  -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这是我十几年前的—篇旧作。“校庆”和会餐,以及那枝笔,都是十几年前发生的真情实事。当时写下并没有投稿的冲动,只是觉得,这么好的素材,不记下可惜了。于是添油加醋写了出来。

男女主人翁是我的初中同学,他她都有各自的家庭。“支内”的不是他,而是我。如今,男主人已故世多年,拿出来发表算是一个纪念吧。

对照一下原文,感谢编辑老师费了一番功夫润色,并取了一个好标题《—直在等你》。

老伴痛批我“老不正经,写这么俗气的故事,头次碰头就要回家。”

这可冤枉了我,有原文作证。

回家干什么?

拿户口簿,身份证上民政局登记呀。

高兴过头,忘记已经天黑,民政局早巳下班。

这些可以意会,不必言传。

写出来就成“蛇足”啦。

    2017.2.20

 

 

一直在等你

如果不是“校庆”,也不会有这次同学聚会,近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

他叫:元意;她叫:蕊。他俩是初中三年的同桌。一个名字里带着“二”,另一个名字里有三个“心”字,他俩因此被班里的“小秀才”戏称为“三心二意”。

见面那天,他俩彼此遥感到对方的存在,一下子就认出了熟悉的身影。年过花甲的两人四目相对,双手久久地热情相握,眼神中分明都有一句深情的话语,却不好意思当众相拥……

说不完的“闲话”,理不清的琐事。会餐时,他俩很自然地又坐到了一起。

彼此都想聊聊对方的近况,家庭,还有过去的故事……却都开不了口,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到该分手的时候,他说:“能给我留下电话吗?噢,让我记一下,我没带笔。”

她从怀中摸出一支带着体温的“派克”金笔,递了过去。

“这可是古董哦,笔杆上还刻有两颗心呢,大概是先生送的定情信物吧?”

“是一位同学送的,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可惜我不知道他是谁,没有办法表达我的谢意。”

他差点讲出来:送笔之人就是我呀!笔杆上的一颗心是自己亲手刻的,一不小心,手指还被刀划出了血。

拍毕业照的那天,他悄悄地把这支刻着“心”的派克金笔放进了她的大衣口袋。他以为,她会知道送的人是他。回家后,他在家苦苦地等候着爱的信息……

他没有考上本校的高中,于是进厂打工,然后离开上海“支内”三十多年。因为出身不好,一直未能找到“另一半”。看到校庆的消息,他特地从湖南长沙赶来参加庆典。他预感到,一定能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在饭店门口,握手告别的时,她望着他的眼睛:“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送的。但我找不到你,搬家了吧,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

“……”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高中毕业后,没机会读大学,当了一家商场的营业员。结婚一年就离婚了,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他的烟酒嗜好。后来到婚介所做职业‘红娘’,成了156对,自己至今还是‘孤家寡人’。唉……不说它了。你呢,她好吗?”

“有一首歌叫做《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会唱吗?”他转过脸去,抹了一下泪眼。

 “等我吗?”顾不得旁人和周边环境,她扑向他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他,喃喃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当街迟来的拥抱,引来了卖花的小女孩,“买枝花送给女朋友吧。”

“这些玫瑰都要了。”

他俩不约而同地说:今天是“情人节”,回家吧。

“回谁的家?你的,我的?”

“当然是我的家,你不是在‘等我妈’吗?她真的想死你了,恨不得自己亲自去湖南把你找回来。钢笔上的另一颗心,就是她刻上去的。因为算命先生讲,只有找到另一颗心,才能心心相印。”

一部火红色的“的士”停在他们身旁下客。

“师傅,桃源路幸福村!”

原载《每周广播电视报》2016.12.22

《金色年华》第51期B11

 

笔   缘  (原文)

 

如果不是“校庆”,也不会有这次同学聚会,近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

他叫:元意;她叫:蕊。班里的“小秀才”因为他们两人的名字里都带有“心”字而戏称为“三心两意”。他们是初中三年里从未分开过的同桌同学。

见面那天,他们彼此远远地就遥感到对方的存在,一下子就认出了熟悉的身影。年过花甲的俩人四目相视,眼神中分明都有一句深情的话语………。两人双手久久地热情相握,却不好意思当众相拥。

说不完的“闲话”,理不清的琐事。

会餐时,他俩很自然地又坐到了一起。

彼此都很想了解一下对方的现况:家庭与过去的故事……。

但都开不了口,恐怕有什么不方便。

华灯初上,到该分手的时候,他说:“能给我留下电话吗?噢,让我记一下,我没带笔。”

她从怀中摸出一支带着体温的“派克”金笔递了过去。

“这可是古董哦,笔杆上还刻有两颗心呢,大概还是先生送的定情信物吧?”

“是一位同学送的,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可惜我不知道他是谁,没有办法表达我的谢意。”

他差点讲出来:送笔之人就是我呀!他还记得笔杆上的一颗心是自己亲手刻上去的,一不小心,手指被刀划出了血。

离开学校,拍毕业集体照的那天,他悄悄地把这支刻着“心”的派克金笔放进了她的大衣口袋里。他以为,她会知道送的人是他:因为他的名字里带有“心”(意)字。

他在家苦苦地等候一个爱的信息……

他没有考上本校的高中,进厂打工,然后离开上海“支内”三十几年。也是出身不好,所以,一直未能找到“另一半”。看到校庆的消息,特地从湖南长沙赶回来参加庆典。他预感到,一定能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她”。

在饭店门口,握手告别的时候,她望着他的眼睛:“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送的。但我找不到你,搬家了吧,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呢?”

“……”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高中毕业后,由于出身问题,读大学没机会了,当了一家商场的营业员。在全民都讲政治的年代里,象我们这样的姑娘家,只能嫁给造反派头头,才能改变命运。可是,结婚一年就离婚了,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他的烟、酒嗜好。后来到婚介所做职业‘红娘’,做成了156对,可自己至今还是‘孤家寡人’。唉……不说它了,你呢,她好吗?”

“有一首歌叫做‘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会唱吗?”他转过脸去,抹了一下泪眼。

她自言自语地重复了一句“等我吗”……,猛然醒悟,顾不得旁人和周边环境,扑了过去,紧紧地抱着他,喃喃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当街迟来的拥抱,引来了卖花的小女孩,“先生,买枝花送给女朋友吧。”

他毫不犹豫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百元大钞,“这些玫瑰都要了,钱够吗?”

此时,他俩不约而同地说:今天是“情人节”,回家吧。

“回谁的家?你的,我的?”

“当然是我的家,你不是在‘等我妈’吗?她真的想死你了,恨不得自己亲自去湖南把你找回来。钢笔上的另一颗心,就是她刻上去的。因为算命先生讲,只有找到另一颗心,才能心心相印,三缺一,注定婚姻不长久。要有四颗心才能‘成双搭对’,姻缘圆满。”

“你还真信呀。那么‘三心两意’怎么理解?”

“婚外恋呗。”

“不对吧,我还是‘老童男’呢,结婚可是头一回呀。人生中真爱只有一次。你带身份证了吗?”

“又不是参加人大,带它干什么?噢,去民政局?都几点了。”俩人还是那么默契,灵犀一点通。

正巧,一部火红色的“的士”停在他们身旁下客,“师傅,桃源路幸福村!”

 相关文章:

 2017.1.24 博客 日记:鸡年《每周》送红包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