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2017.2.7立春宗亲会(4)畅谈话题之一:城隍庙  

2017-02-04 20:53:13|  分类: 霍家论“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2.7立春宗亲会(4)畅谈话题之一:城隍庙。

为什么?因为我霍家祖先霍光大将军长驻在庙内。
上海城隍庙是上海地标之一,家喻户哓。

但是庙主是谁?为什么霍光大将军坐正殿,而庙主却在后边?

恐怕很多人不知道。

我关注了,下了点功夫整理出《上海城隍庙故事多》,
发表于2008.10.14博客上,现附于文后,供大家参考。

清明前后,我们将组织部分宗亲拜谒霍光大将军。

 上海城隍庙故事多

上海“城隍庙”,在全国各地的大大小小城隍庙中,有关它的故事不仅最“多”,而且“最”富特色:一庙二主、一庙三主、一庙五主(1);新旧二庙;三位神主声名显赫,知名度极高;庙与名人等等。关于它的诸多传说和文字资料,足可以编成一本书。

谈起当地城隍庙,大家都能略知一二。但是,由于资料来源不一,众说纷纭,所以知之不详,难以有一个“全貌”。

笔者近年来,在各地十多所图书馆中“浸泡”,接触到不少有关方面的记载,不敢独享,故以“上海城隍庙故事多”为题,作个汇编,综合概述,以利有识之士进一步深究。

一、“城隍”原意非帝皇

    “城”,旧时在都邑四周用作防御的墙垣。一般有两重:里面的称城,外面的称廓(2)。“隍”,是指“没有水的护城壕”。《易.泰》:“城复于隍”(3) 。 “城隍”即是防御用的建筑物:由城墙和没有水的护城壕组成。原先人们大多以为“城隍”即“城皇”。其实此“隍”非那“皇”-前者是“物”,后者为“神”(人)。习惯性的“城隍”称呼,其实是含有“神主”之意。

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各族人都有各自的宗教信仰和崇敬的圣灵。在华夏神州大地,随地可见建筑奇伟的各种庙宇。“庙”,“旧时祭祀祖宗、神佛或前代贤哲的地方”(4)。在各地各种庙宇中,以关帝庙、土地庙、文庙、城隍庙居多。“城隍庙”是当地居民供奉地方“守护神”的公众性(相对单一家族的宗祠而言)的庙宇。

“城隍庙”是常见的“四庙”中比较多见的一种面向社会的“公庙”。在全国三十一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特区中,建有城隍庙的就有二十四个(占79.6%)。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大小城隍庙共有106处。其中较多的,湖北省16处。江苏省14处。贵州省10处。台湾省7处。山东省7处。湖南省6处。辽宁省6处。四川省5处。浙江省4处。安徽省4处。广东省4处。云南省4处(5)。

各处的城隍庙供奉的“神主”各不相同,但是,建庙的目的却“不谋而合”,似有“共识”。这可以从各地的“庙联”的比较中得到说明。

“城郭沟池以为固,聪明正直之渭神。”(河北深县.钱伊臣)(6)“惟神则明,无惭念影。夫微之显,不爽毫厘。”(天津)(7)“谁毁谁誉,逝者如斯夫。不仁不智,孰之而已矣。”(北京都城隍庙,创建于元,曾名灵应庙、威灵祠(8)“觉群生慈云广被,愿庶物法雨同沾。”(山西大同)(9)

二、首任神主霍将军

“上海城隍庙和我家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并不是什么人都会感兴趣。但是,我敢肯定,姓“霍”和姓“秦”的同胞、宗亲一定会对此有兴趣。

有水的护城壕”。《易.泰》:“城复于隍”(3)。“城隍”即是防御用的建筑物:由城墙和没有水的护城壕组成。原先人们大多以为“城隍”即“城皇”。其实此“隍”非那“皇”-前者是“物”,后者为“神”(人)。习惯性的“城隍”称呼,其实是含有“神主”之意。

    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各族人都有各自的宗教信仰和崇敬的圣灵。在华夏神州大地,随地可见建筑奇伟的各种庙宇。“庙”,“旧时祭祀祖宗、神佛或前代贤原本城隍庙里供奉的是何方神圣,对大多数“游客”来说,这都是“可知可不知”的。但大多数“香客”却一定都知道。因为虔诚的信徒都是喜欢追根寻底的,有点类似当今的“追-星族”。不过,前者是出于“兴趣”,而后者是来自“诚心”。两种人身份不同,其“动机”亦不可同日而语。

十几岁时,笔者曾随母亲进庙烧香。至于神主是谁?当时年少,并未在心。留下深刻印象的倒是殿后触目惊心的“十八层地狱”!成年以后,去过几次豫园,对小刀会的故事记得不少,但仍未对庙主留意。其一是因为当时进内要收费,其二是,“集体行动”难求一致,所以时有“路过而不入”,并未将“瞻仰朝拜”排为“必到”之列。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不知道“神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当笔者翻开家中祖传已有六百余年历史的《霍氏家谱》时,发现父亲四十几年前曾记下这样一段文字:(番禺霍氏)“为纪念汉代霍光将军功勋,建做门楼,匾额“博陆流辉”。该大将军亦即上海老城隍庙所供奉之汉博陆侯上海神主霍光将军之神位。该老城隍庙有此龙牌神位也。”这唤醒了尘封的记忆。然而,父亲已经离去三十二年了。这个“城隍庙的故事”要自己去寻找。

2000年金秋时节,笔者父女俩专程拜谒了这位远祖。经过大修后的建筑保持了“原汁原味”,雄伟肃穆。大门两旁一副对联蓝底金字:“做个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正门上匾额“城隍庙”三个金字,由已故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题写。

凡读过中国历史的人,对“霍光”两字不会陌生。这位西汉名臣、文武双全,身为三朝元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而他居功不傲,辅政不篡权,为国不谋私,高风亮节,为世人景仰。可是,历史上霍光将军并未东征至此,何以会入主上海呢?

答案就在庙内。在“霍光殿”左立柱旁,有一中英文刻铭铜牌,其文曰:“本殿供奉汉代名将博陆侯霍光(?-前68年)。上海地区历代有风潮和倭寇为害,霍光屡有显灵,保卫城乡,保障百姓。左右判官,一文一武,主记功录过。两侧各一名武卫,四名皂隶。武卫守护殿堂,皂隶执行判罚。”

    “倭寇”,十四至十六世纪劫掠我国和朝鲜沿海地区的日本海盗集团。倭寇趁我沿海防务空虚,便勾结土豪奸商流氓海盗,进行走私劫掠。十六世纪中叶时最为猖獗。嘉靖三十一年以后的三四年间,江浙军民被杀害的达数十万人。江、浙、闽受害最烈,山东、广东也遭波及。沿海人民奋起抗倭,至今东南各地,尚有许多关于抗倭的遗迹和传说”(10)。从明嘉靖三十二年夏至三十八年(1553-1559),倭患历时六年之久,上海人民深受其害(11)。

上海城隍庙是我国军民抗击外来侵略的历史见证。博陆侯霍光将军就是保家护国,“严打”倭寇与流氓、地痞的“铁拳”。时至今日,太平盛世,国泰民安,霍光将军仍然“在岗”--看这大香炉里不灭不绝的香烛烟火便是明证。

关于霍光显灵的传说,最早是三国孙吴之时。传说吴主孙皓病重,梦见霍光手擒两鬼而去,由此梦醒病愈。勅封霍光为“金山神”。如果此说可信,朱元璋应有所知,就不会产生“一顶乌纱两人戴”的“幽默”。

另一传说:时当倭寇、匪患、水灾、火灾不断扰民乱世。小黄门夜受梦告,霍光将军有镇邪消灾之神力。于是奏请吴主建庙立位,尊奉霍光为“汉博陆侯霍光将军金山神主”(12)。 

由于霍光“抗倭”显灵“护社稷,保黎民”,深受拥戴。城隍庙前殿供奉“金山神主汉博陆侯霍光大将军神位”。二殿供奉被朱元璋勅封的当地名士秦裕伯。

嘉靖年间为城隍庙竖立一座‘海隅保障’的牌坊(13),拾风先生认为这个荣誉给予秦裕伯“有点强他所难了”。其实,此“殊荣”是给予霍光神主的。霍将军威慑敌胆,护国安民,当之无愧。从广义来说,也是给予整个城隍庙二主的(包括秦裕伯),算是“犒赏”吧。笔者认为,看作是朱元璋的子孙给予霍光将军的一种“补偿”的表示亦未尝不可。毕竟当年朱元璋“未经同意”,硬要推行“一庙二主”制,侵犯了“神权”。

三、并列神主秦裕伯

上海沿海一带,是农民起义军反明基地。 秦裕伯为名门之后,有“东海名士”之誉,为宋代龙图阁学士,词人秦观七世孙。原籍高邮,祖父一代迁到上海定居。1296年生于上海县。元至正甲申年(1344)进士。历任山东高密县县尹、福建行省郎中等职。元未世乱,辞官在家侍奉老母,是一孝子。元末,张士诚造反起义,曾邀他去做官,他不愿前往。明初朱元璋鉴于秦裕伯在当地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曾三次手书诏他进京,被他坚辞:“裕伯受元爵禄二十余年,背之是不忠也;母丧不经,忘哀而出是不孝也。不忠不孝之人,何益于国?”后被朱元璋强制进京,仍然做事不做官,只当了一回主考官,不肯为明朝效力。明洪武十年(1377)七十六岁时去世。朱元璋闻讯惋惜:“生不为我臣,死当卫我土”。勅封他为上海(金山)神主(14)。

    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是个有作为的皇帝。他出身贫寒,青少年当过和尚、乞丐,要过饭。深知打下江山不易,创业难,守成更难。要使政权稳握,国家安定,江山永固,就要树立明君圣主的形象,以此争取民心。建国初期,他便大力兴办官学,注重教育,广罗人才。秦氏乃上海望族著姓。秦裕伯为东海名士,在当地声誉颇佳。所以,朱元璋几次三番要封他官爵,要他效忠于朝庭,给元朝遗臣作个榜样。无奈秦裕伯不给面子。朱元璋始终以生前未能征服秦裕伯的心而深感遗憾。所以,他“死不放过”,硬要秦袼伯“臣服”(可惜他得不到“谢主隆恩”的叩谢了)。于是,上海终于有了本地的“城隍爷”。

四、“民选”神主陈化成

陈化成(1776-1842) 福建同安(今厦门)人。字业章,号莲峰。自幼熟习水性,精武艺,尚气节,智勇过人。28岁加入清军水师,历任把总、千总、参将、副将、总兵等职。道光十年(1839)升为福建水师提督。为闽浙总督邓廷桢所器重(15)。

道光二十年(1840)英国侵略者燃起了鸦片战争的炮火,64岁的陈化成出任江南水师提督,驻守吴淞口。1842.6.16英国侵略军军舰向吴淞炮台发起攻击。陈化成亲临前线指挥作战,以身殉国。经清廷批准,在县治西淘沙场旧申江书院址(今果育堂街80号),建立专祠。现已建为民房,无遗迹可寻(16)。

1992.6是陈化成殉难的150周年,宝山区特地在那天举行隆重纪念仪式和陈化成纪念馆的开馆典礼,纪念他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人们没有忘记他与林则徐呼应配合曾给英国侵略者以沉重打击的战功,没有忘记他在上海设立铸炮局、火药局以增强国力,巩固海防的英明决策,也没有忘记他向清廷提出建立强大海军的卓识远见。他的声威连英军也惊呼:“不畏江南百万兵,唯惧一人陈化成”(17)。

道光二十年(1840)陈化成调任江南水师提督守卫吴淞,将浦江西岸吴淞炮台向宝山延伸,筑成半圆形防线,安置130多门大炮,炮台前还筑有木桩,以防敌军突击登陆(18)。

1842年,鸦片战争的战火烧到了上海。6.16中英军队在吴淞要塞进行了水陆激战。关键时刻,负责督阵和后援的两江总督牛鉴因遭炮击而率众脱逃,致使主守吴淞西炮台的江南提督陈化成腹背受敌。年逾花甲的陈化成身先士卒,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与八十名军士在西炮台壮烈殉国(19)。

    上海沦陷时,日寇汉奸捣毁了上海县城内的陈公祠(今复兴中路北石皮弄附近。原文此址有误,应为宝山城厢镇的“化成路”:南段起自炮台湾至吴淞镇,北段南起石皮街,北迄宝山城厢镇陈公祠前)(20),陈化成塑像被弃置祠外,老百姓含泪把塑像运进了城隍庙,把他视同城隍神主,与秦裕伯同享香烟祭祀。显然,这位陈化成不是勅封,也不是应考得官,而是民选的,称他‘海隅保障’,倒真也当之无愧。几十年风雨,城隍庙塑像全毁。1987年,吴凇公园里,上海人民塑造起一座陈化成的英武铜像,说明人民对他永志不忘”(21)。

五、“一庙五(六)主”是个谜

据拾风先生《闲话城隍》一文所载:“抗日战争前,上海城隍庙就共塑五尊泥城隍,俗称五城隍。除秦裕伯外,其他四位,身世待考”(22)。即是说:除了秦、陈以外还有四位神主不知“何方神圣”?

笔者所知有限,在所见有关文献之中,“五城隍”之说尚属首见。此说该有出处,愿拾风先生明示其详。

    如此说来,在已知霍光、秦裕伯、陈化成三位神主之外,至少还有二(三)位“身世待考”。笔者认为“五位”之中应包括陈化成。五、六之差,问题出在“时间”的先后上。

能够有资格“塑像”,享受世人香火供奉的人,决非等闲之辈。一定是当地历代的名人。如果城隍庙未曾遭受过火灾之劫,那么还有可能找到历代积存的记录资料。遗憾的是,1924年一场大火,将大殿前后的房屋付之一炬,使人无从查起。

姑且作个斗胆推测:上海知县张守约,当年顺利解决“一顶乌纱两人戴”的难题,首创“一庙二主”制,其功不可没。有资格“入围”当城隍神主。而另一位,必然是或武能镇邪;或文能服众之英彦奇才。有待有识之士参与研讨。此谜可望得解矣。

六、历尽沧桑话变迁

公元前廿一世纪至前十一世纪,正是历史上的奴隶社会--夏、商时期。当时的上海地区居住着一支以几何印纹陶为主要文化特征的部族。商末,西方周族首族的两个儿子-太伯、仲雍,来到苏南一带,和当地的越族人民一起,建立了吴国。上海地区成为吴国的一部分(23)。

公元前770-476年,春秋时代,吴主寿梦在这里“始筑卑亭”,作为巡狩偃息之所。于是,就有了“华亭”这个名称。公元前三世纪,战国时代,楚国春申君的封邑在现在上海一带,故上海别称为“申”(24)。

    公元219年,东汉建安二十四年,孙权控制江南,封他的大都督陆逊为华亭侯,次年进封娄侯。其封地范围包括现今上海的西部(25)。

四五世纪时,松江(现名苏州河)下游一带称“扈渎”,这就是上海简称“沪”的由来(26)。

公元1290年,元至元二十七年,华亭县东北境划出长人、高昌、北亭、新江、海隅五个乡。始置上海县(27)。

上海最早的城隍庙创建于宋代,因庙中有井,水淡而甘甜。便将此庙称作“淡井庙”。淡井庙供奉的是华亭县城隍(庙址在今上海市瑞金二路永嘉路口一条里弄内)。旧志作“宋镇城隍庙”。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上海由镇升县。

上海地区前身沿海,原是一片冲积而成的海滩。有大金山和小金山之称。大金山上有金山庙,祀奉西汉博陆侯霍光将军,称为“霍光行祠”(28)。

金山庙始建于三国之时,相传吴主孙皓患病,久医不愈。一夜梦见霍光手擒两鬼而去,醒后豁然自愈。便封霍光为“金山神主”(11)。

另一传说:时当倭寇、匪患、水灾、火灾不断扰民乱世。小黄门夜受梦告,霍光将军有镇邪消灾之神力。于是奏请吴主建庙立位,尊奉霍光为“汉博陆侯霍光将军金山神主”(12)。

十五世纪,明永乐时期,上海知县张守约将金山张泾河的“霍家祠堂”改为上海城隍庙。初建时极为简陋,直至1794年,才建成东西两院,殿堂宏伟(29)。

上海城隍庙改建后,前殿仍祀奉霍光,后殿才供奉那位不肯为朱元璋当官出力的红脸秦裕伯。

1924年一场大火,将大殿前后的房屋付之一炬。1927年,由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刘鸿生)等知名人士组成董事会,捐资重建。为了防火,为水泥结构仿古建筑(30)。

七、上海大亨黄金荣

黄金荣,曾是横行上海滩,统领众帮会的第一号大头目。在上海,几乎和城隍庙“五香豆”一样有名。他小时出天花,临危之际,其父带他去城隍庙供香祈求保佑。不久即愈,母亲教导他要感戴神恩,永志不忘。他长大后,曾在城隍庙附近的装裱铺当学徒工兼推销员。在偶然机会,结识了一个能通衙门关节的人。得以到租界巡捕房当差。做了“包打听”后,因破案有力,加上头子活络,而得以升任探长、督察长。逐渐帮手门徒聚众,买地建馆,成为一方帮派势力。“黄金荣公馆”今在龙门路145弄1号。“1921年,在上海物品证券交易所投机失败的蒋介石,走投无路,由虞洽卿介绍,走进黄金荣的卧室,送上一份拜师礼,拜其为师”(31)。

在黄公馆,曾接待过民国总统黎元洪等社会名流;在与孙中山会面后,黄金荣托人转送孙中山一千元。并在公馆内设计了不少避难机关(32)。

1924年一场大火,将城隍庙大殿前后的房屋付之一炬。以后,由上海三大亨: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等组成董事会,捐资重建。黄金荣至此才实现了母亲对他的嘱托。

1951.5,黄金荣在《文汇报》、《新闻日报》公开登出题为《黄金荣自白书》。全文如下:

我小时候,在私塾读书,十七岁到城隍庙姐夫开的裱画店里学生意,二十岁满师,在南门城内一家裱画店做生意,五年后考进前法租界巡捕房做包打听。那时候,觉得做裱画司务没出息,做包打听有出息。现在想来,做包打听成为我罪恶生活的开始。

我被派到大自鸣钟巡捕房做事,那时我26岁,后升探长,到50岁时升督察长,60岁退休。这长长的34年,我是一直在执行法帝国主义的命令,成为法帝国主义的工具,来统治压迫人民。譬如说私卖烟土,开设赌台,危害了多少人民,而我不去设法阻止,反而从中取利,实在真不应该。

蒋介石是虞洽卿介绍给我认识的,国民党北伐军到了上海,有一天,张啸林来看我,他们发起了组织共进会,因为我是法租界巡捕房的督察长,叫我参加,我也就参加了。就此犯了一桩历史上的大罪恶,说起来,很是无限的悔恨;后来法租界巡捕房的头脑费沃利,命令禁止共进会在法租界活动,一方面张啸林要借共进会名义,发展他们的帮会势力,所以对我不满意,我因为职务上的关系,就和他们闹意见,从此与张啸林避不见面。不久,我就辞去法巡捕房职务,退休在漕河泾了。我在巡捕房许多年,当然有些势力,人多品杂,就产生了在社会上横行霸道、欺压善良的行为。我年纪大了,照顾不到,但无论如何,我是应该负放纵之责的,因而对于人民我是有罪的。

解放以后,我看到共产党样样都好,人民政府是真正为人民的政府。几十年来,帝国主义军阀官僚国民党反动派盘踞下的上海,整个变了样子。政府根绝了贪污,社会上也没有敲竹杠仗势欺人的事情。我今年84岁,已经20多年不问世事,但经过这个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到伟大人民的力量,再检讨自己60岁以前的行动,感到非常痛苦。一方面我对人民政府对我的宽大,表示深切的惭愧和感谢,一方面我愿向人民坦白悔过,恳切检讨我的历史错误,请求允许我立功赎罪。

我坚决拥护人民政府和共产党,对于政府的一切政策法令,我一定切实遵行。现在,正是镇压反革命的时候,凡是我所能知道的门徒,或和我有关系的人,过去曾经参加反革命活动或做过坏事的,都应当立即向政府自首坦白,痛切承认自己的错误,请求政府和人民的饶恕;凡是我的门徒或和我有关系的人,发现你们亲友中有反革命分子要立即向政府检举,切勿徇情。从今以后,我们应当站在人民政府一边,也就是站在人民一边,洗清自己个人历史上的污点,重新做人,各务正业,从事生产,不要再过以前游手好闲,拉台子,吃讲茶乃至鱼肉人民的罪恶生活。这样,政府可能不咎既往,给我们宽大,否则我们自绝于人民,与人民为敌,那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是应该的了。

现在,幸蒙共产党宽大为怀,使我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在毛泽东旗帜下学习革命思想,彻底铲除帝国主义的封建思想意识,誓再不被反动派利用,决心学习自我批评及自我检讨,从今后,愿做为人民服务的人。

最后,我敢向上海市人民政府和上海人民立誓,我因为年纪大了(84岁),有许多事,已经记忆不清,也许说得不适当,但我的懊悔惭愧与感激的心,是真诚的!是绝不虚假的。

公元1951.5(35)黄金荣在大世界地段监督劳动扫街,碰上熟人,感到很没面子。

1953.6.20,黄金荣年老病故。黄公馆被征用,改建为卢湾区济南街道地段医院(33)。

八、新老城隍今何在

今日座落在豫园之内的城隍庙是“老城隍庙”。“新城隍庙”则在今连云路24弄内。

明初,朱元璋戮杀上海籍反明义军首领钱鹤皋(原方国珍部下)和义军俘虏时,钱临刑厉言高呼,要“化作厉鬼”,继续反明斗争。刑场“血流成碧”。朱元璋害怕他真的化为厉鬼危害天下,遂下令全国各地普建厉坛,超度钱鹤皋和无归亡灵。洪武三年(1370)上海县城北建立厉坛。光绪二十六年(1900)原厉坛被划进法租界。1924年城隍庙在举行巡会活动时不慎引起火灾,将庙焚毁。因此将原厉坛,略加修建,安放神像,改作临时的“城隍庙”,用以举行宗教活动。后来,租界内巡会被禁止后,香烟渐熄。1980年被拆除,改建为工房(34)。

九、上海城隍的后代

据悉,当代著名电影艺术家秦怡曾主持拍摄完成电视片《上海城隍的后代》。笔者对此片内容不得而知。借此小文寄语尊敬的秦大姐。如按“三神主”规划,这“后代”该包含:霍、秦、陈三姓后人。不知是否计划在内?据江苏《武进霍氏宗谱》记载,“宋诚斋公乃霍光三十一世孙也”(陶正刚《霍氏宗族源于山西霍州》)。笔者尽管有幸与霍光将军同宗同源,但是否嫡传?因年代久远,资料不全,中间缺环颇多,尚待考证。未敢妄攀。

引用参考文献:

(1)(13.14)(17.21.22)《闲话城隍》拾风 《上海滩》1992.9(37)

(2-4)(10)《辞海》1979缩印本(532.441.852)上海辞书出版社

(5-9)《中国对联大辞典》(654.654.653.657)

(11.15.19.20《上海700年》(6.504.504.504)施宣圆等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

(18)《吴淞炮台的历史变迁》贾义标《地名知识》91.6(31)

(23)(27.28)《上海古代历史文物图录》

(24.26)《中国分省概况手册》(1990)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编北京出版社1991

(25)《上海春秋》曹聚仁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 (29)《老上海.不仅仅是风花雪月的故事》    胡根喜 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

(31.32.33)《黄金荣公馆寻踪》苏智良 《上海滩》1996.3(49)

(12)(16.26.34)《上海掌故辞典》

(35)《上海旧事》(350-360)沈宗洲、傅勤学苑出版社2000

《士地与城隍信仰》王永谦 学苑出版社1994

《上海老城厢》上海南市区文管会编 上海大学出版社1999

《上海轶事大观》陈伯熙 上海书店出版社 2000

附记:2000.07.20初稿于上海(1504字)、二稿

2000.09.20改于香港(2054字)

2001.04.01四稿(4371字) 2001.09.20六稿改于长沙(7926字)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