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霍日炽博客 和谐共享 可娶回家

珍惜生活,珍视博客,珍藏历史。

 
 
 

日志

 
 

2017.5.21 中国现代漫画开山鼻祖鲁少飞  

2017-05-20 10:44:16|  分类: 漫人大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5.21   中国现代漫画开山鼻祖鲁少飞(1903-1995)

 

江苏上海县人,著名漫画家。其父为民间画工。他先随父习,后在上海进修。曾参加北伐军,担任宣传工作,是当时的多产画家。30年代任《时代漫画》主编,他一视同仁,团结、培养了一大批漫画者。中国漫画在30年代空前发展,可说大本营就是《时代漫画》,因而鲁少飞被人们亲切地称为"伯乐"。

鲁少飞是一位颇有影响的漫画家,又是卓有成就的编辑大家,虽屡屡出没于漫坛新潮的前沿,但向来安于沉默、不求闻达。所以,人们对于他的事迹知之甚少,仅限于圈内人士所熟悉的"鲁翁拓荒之功",同样他在漫画界的组织行动也得到大伙拥戴。

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寇炮火使上海陷入空前危机。正是在这样一个特定历史背景下,张光宇、邵洵美曹涵美张正宇叶浅予联手在福州路新月书店挂出时代图书公司的招牌,创办多种文艺刊物,其中由出版人张光宇委托鲁少飞全权主持《时代漫画》编务,鲁氏之所以能出任这一颇有声望的职位,完全是因为张光宇出于对他在漫坛地位及成就而考虑的。

而鲁氏却在1934年元月问世的创刊号上既没有发刊辞,亦没有主编宣言,仅在末页右下角有一段"编者补白",一如他平生低调姿态,朴素直白,照抄如下:"编这书经过,自然很多话想说,但不占地位,因就省去。只希望读者不原谅,作者努力追究,编者极不厌烦,发行者尽力推销。目下四围环境紧张时代,个人如此,国家世界亦如此。永远如此吗?我就不知道。但感觉不停,因此什么都想解决,越不能解决越会想应有解决。所以,需要努力!就是我们的态度。责任也只有如此。这一期封面的图案,以后用作我们的标识,表明'威武不屈'的意思。'事事要不浪费',是一句很时髦的话。我吃的是流行饭,当然榨出一点流行的脑汁,就此搁笔。"

寥寥数语,一种办刊的强烈责任心跃然纸上,但更大的责任感则是抒发身为主编的爱国政治与流行艺术的双重激进编辑观。据说创刊号累计印数达1万册,在当时极为可观,无疑是中国漫画自二十世纪初兴起以来,遭受"九·一八"和"一·二八"日寇侵略重创后的新兴转机。

当年鲁氏一再宣称该刊是"中国唯一首创讽刺和幽默画刊",他深知幽默或讽刺文学以及漫画艺术都是疗治忧郁这种时代病的圣药。如今审视他留下的片言只字,其中见解很值得注意:"漫画对一般劳动者的生趣上有很多的贡献,因为工作疲劳后失去了一种慰藉,是会感到苦闷的,要弥补这个缺陷,那要算许多引人发笑的漫画了。我总以为我国漫画家的肩上担子不只如此的,一面固然也是抚慰大众,一面要唤醒大众表同情于大众;更有时要替大众诉出了委屈,促成社会多做改造的事业以利大众。使得漫画不徒是使人看了发生快感,并且显出很大的力量。"

鲁氏的编辑观极富有现代意识,他的取稿标准是"一切重视时代上的纪录"。因此,他呼吁漫画家同仁,以自己的创作力量,从读者的欣赏兴趣出发,各凭自己的良心去赞美、讽刺,或诅咒现实社会的不良现象,并视为自己主持该刊对于社会应有的奉献。

当年,中国文学艺术的步伐在很大程度上与世界同步,漫画也算如此。鲁氏对域外漫画的动态和理论,均十分关注,依据本人的审美观念及艺术倾向,刊登了不少欧美及日本的进步漫画作品和论文,尤其像乔治·格罗斯、沙巴乔的作品。因而这是一本与世界漫画潮流息息相关的刊物。

作品介绍

鲁少飞作品(部分)《漫画时代》历时三年间共出版的39期杂志,这是一本扎根于人性的刊物,偏重于刊登具有批判性的纪实作品。鲁氏向读者描绘的《漫画时代》,重精神、重道德、重人情,还重艺术技巧与形式,确如他晚年重新翻阅范用先生藏本时的感喟"反映与记录了三十年代的时事与社会的百像图,斯可传于后世珍视之。"

《时代漫画》1936年2月(第26期)后曾经停刊了几个月,至6月(第27期)才复刊。原因是鲁氏画了一幅《晏子乎》讽刺对日本的屈膝外交,刊于第26期封面,被国民党上海市社会局以"危害民国"罪关押,刊物也被勒令停刊。

文人的生存环境向来坎坷,艺术家办刊难上加难,当年短命地办刊经历不胜枚举。鲁氏始终把该刊当作自己孩子似的精心呵护,可谓苦心经营。而这孩子虽"不及英国的Puck有一百岁的高寿,或美国的Judge有五十余岁的贵庚,不过在这个倒行逆施的时代和'漏屋偏遭连夜雨,破船更过打头风'的国家里,他还能和真理,良知,机智,乐趣,批评和嘲笑的儿女们结伴,既不左顾也未右盼地在远东独步,在光明的人生旅途上前进,不管他在爬,在滚,在走,在跑。"他翘企以望自己这个小孩能"快快活活地长成而巩固民族生存的始基"。

当这"小家伙"两周岁时,鲁氏身为"家长"激动地说:"全靠漫画艺术家和幽默作家不时束紧裤带帮忙。"因为有一段时间,稿费发不出,此刊的老板又舍不得放弃,便指天画地发誓:"将来若有翻身之日,决不忘我《时漫》的救命恩人。"几位股东绞尽脑汁,用尽力气,苦度难关。

鲁氏贯穿一生的作风,在他主持此刊风头最劲时却显露无遗,他本人所具备既内敛刚毅、求真务实的鲜明气质极大影响了日常的编辑活动,在版面上力推名家名作又出力扶持初出茅庐的无名作者,形成一种名家新人平起平坐的格局,特别是他具有开阔的办刊视野,专版采纳外埠作者来稿,无论作者和读者当读到"寄自某地"的作品时,一种亲近感都会油然而生。因而,在他的长寿生命史中备受同行们尊敬,与此极有关系。360百科

 

中国现代漫画开山鼻祖鲁少飞在甘肃的岁月

中国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2-05-16

 

讲述人:苏朗 著名漫画家、甘肃省漫画学会名誉会长

曾经在兰州《和平日报》上刊出的连载漫画《马二哥》第四十期

漫画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甘肃虽然地处西北内陆,但甘肃漫画在全国却相当有影响,一向有“漫画强省”的称号。

追溯历史,甘肃的漫画早期发端可以从抗战时期说起。1943年,漫画前辈鲁少飞从新疆辗转来到兰州,停留了5年。这期间,鲁少飞创作了连载漫画《马二哥》等作品,还举办过漫画作品展。这是甘肃漫画的发端时期。

往事总是被岁月的尘埃所覆盖。鲁少飞是中国现代漫画的开山鼻祖,人们称他为漫画祖师爷。著名漫画家华君武等人,都曾是他的学生。

这样一位大师级人物,为何来到兰州,又是如何离开兰州,他在兰州停留时,究竟发生了哪些故事?

今日,就让我们跟着苏朗先生,聆听漫画祖师爷在兰州的故事。

京城雪夜 拜访鲁老

这段故事至今鲜为人知。鲁少飞是漫画界的祖师爷。他能在兰州停留5年,至今知道详细情形的人却寥寥无几,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我最初是从甘肃日报的老同事张光林那儿听说鲁老曾在兰州生活过,那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事情。当时,张光林只是说鲁少飞曾经在兰园画广告,可具体情形他也不知道。为此,我还走访了几位曾经在兰园工作过的老人,他们说确有其事,但细节并不清楚。

1989年10月,我在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任副总编辑,去北京组稿时,从在《人民日报》工作的漫画家苗地那里知道了鲁老寓所的大体位置,就下决心去拜访他一次。

鲁老这时已经从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退休了,住在朝阳大街上的外交部公寓。出发时,一场沸沸扬扬的小雪从天而降。踏着小雪,我去拜访鲁老了,等找到外交部公寓时天快黑了。

我心中忐忑得很,没有预约,这么冒失地找过去,鲁老会不会不理我?鲁老家在一幢塔楼上(带电梯的小高层),我从门房那里打听到了鲁老家的确切楼层。我记得鲁老住在8楼。敲门后,一位老人开门,看上去非常和蔼。我自我介绍说是来自兰州的甘肃漫画人。鲁老听后,和夫人高兴得不得了,原来他们非常怀念在兰州生活的日子。

往日故事,在这次拜访中得以重现。和鲁老谈了一个多小时,他给我讲了他们在兰州五年的情况。

鲁老是怎么停留在兰州的呢?这话要从上世纪三十年代说起。鲁老长期在上海生活,上世纪二十年代,他为《申报》画了大量的漫画,塑造了“改造博士”、“陶哥儿”等漫画人物形象,可以说是家喻户晓。1929年春,鲁老和上海的漫画界人士,发起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漫画组织——上海漫画会,随后又创办了《上海漫画》。1934年,鲁老自己创办了《时代漫画》,自己任主编达三年之久。《时代漫画》是中国漫画史上影响最大的早期漫画刊物。

鲁老为人热情,培养后进不遗余力。《时代漫画》上经常大篇幅发表新人的作品,廖冰兄、华君武等数百位漫画家就是从《时代漫画》起步的。《中国漫画史》一书中曾这样评价:如果没有《时代漫画》,许多漫画家就根本不会成为漫画家。华君武后来把鲁老称之为祖师爷。

颠沛流离 暂留兰州

上海沦陷后,鲁老辗转到了广州,广州沦陷后他又到了香港。1938年,他在萨空的介绍下,千里跋涉到了新疆。当时,他们全家跋涉了八个月,才抵达迪化(现在乌鲁木齐)。鲁老在新疆也待了差不多五年时间。可以说,鲁老35岁到45岁的十年就是在西北度过的。这是一位艺术家最能出作品的十年。

当时,鲁老在《新疆日报》任美编,每天给《新疆日报》画报头漫画。后来新疆风云突变,盛世才大肆搜捕屠杀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鲁老一家被盛世才驱逐出新疆。他们辗转来到兰州。本来打算要回上海,可此时上海被日本人占据,回家无望。他们一家就在兰州暂留。这一停留就是五年时间,也留下了一些难忘的故事。

这是一段苦乐年华。兰州虽然是大后方为数不多的省会城市,但经济并不发达,文化也相对落后。尤其是兰州民众对漫画的认识不足。鲁老在兰园管理处工作,主要是为公共娱乐场所绘制广告和书写海报标语,他的夫人冯琪如则在兰园学校担任教员。鲁老有四个孩子,女儿的名字叫“叮叮咚咚”,全家挤在舞台后面的房屋里,生活比较困难。尽管如此,鲁老依旧坚持创作漫画。后来,1989年冬季,他给我寄来了用毛笔写在宣纸上的回忆文章《记在兰州的漫画二三事》。文中回忆了当时他们在兰州生活的情形。

鲁老回忆说,1943年初离开新疆,来到兰州本想暂时停留,不意光阴蹉跎,一下子竟达五年。1944年初,他用国画和漫画结合的手法,画了一批新疆风情的作品,在兰州励志社举行了一次画展,后来又把这些作品寄到了重庆,在重庆也举办了展览,观众眼界为之大开。

关注民众 讽刺军阀

当时,兰州的文化非常闭塞,政治气氛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鲁老回忆说,在励志社的画展上还有位观众留言说,这些画红的颜色太多了。言下之意就是说,他的画有“赤化”的嫌疑。

除了办画展外,他还专门创作了连环漫画《马二哥》。这是1945年以后的事情。其时,张治中派人创办了《和平日报》,报社委托鲁老画了连续漫画(连载漫画),这是《马二哥》的创作起源。《马二哥》每期四格,隔日刊载,主要展现了兰州普通劳苦民众的艰难生活,讽刺了“纳税”、“抓壮丁”等怪现象。后来因为制版材料缺乏,不得不停。《马二哥》先后刊发了四十多期(鲁老记忆是十多篇)。

鲁老还专门画漫画讽刺新疆军阀盛世才的统治。兰州曾创办过一本军事杂志,上面有漫画专页,鲁老为此画了一些他在新疆亲身经历的事件,以此来讽刺盛世才在新疆的黑暗统治。杂志出版后,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许多从新疆逃出来的人,专门找到鲁老,诉说他们所受到的迫害。可惜的是,后来,杂志主办人去了南方,最后不得不关门了。

一份遗憾 永远记忆

当时,兰州很少有人认识到漫画的功用,支持者也不多,作品没有发表的园地,可以说完全缺乏立足之地。

鲁老在兰州的漫画创作,无疑是为甘肃漫画事业拓荒,让民众认识了漫画,逐渐了解漫画的作用。

那个冬夜,我在鲁老家待了一个多小时。由于辗转颠沛,鲁老在兰州创作的漫画基本上都散失了,但他非常眷恋在兰州的生活,对散失的漫画资料老人非常惋惜。他嘱托我回兰州后,一定替他搜集一些当年在兰州创作发表的漫画旧作。

当时,鲁老已经年近九十高龄。眼看天色已晚,我唯恐打搅老人的休息,准备告辞。鲁老极力挽留我,他夫人专门煮了一碗汤圆消夜。鲁老把我送到了楼下,又冒着雪一直送到了大门口。他站在门口,看着我踏雪远去……

1990年,我就开始搜集鲁老在兰州创作的漫画。可是,年代久远,要寻找解放前的旧报纸是非常费劲的。我托了不少人,也到甘肃日报社资料室、省档案馆、兰州市图书馆等地查询,但都没有结果。后来,又找到省图书馆采编组主任李甲中老先生请他查询。最后在李老的儿子李宏(在省图书馆典藏部)的帮助下才找到解放前的《和平日报》。1996年春天,我们终于从1947年2月至4月的《和平日报》上找到了鲁老创作的第30期到45期的作品(缺38期)。令人遗憾的是,1995年春天,鲁老的夫人冯琪如先他离世,不久鲁老也去世了。没能在鲁老生前找到那些让他牵心的作品,这成为我心中永久的遗憾。

年代久远,漫画祖师爷在兰州的往事虽然逐渐模糊了,但他们在苦难中忧国忧民的情怀,执着于漫画的坚韧,却让我们永远记忆在心中。

(本版图片由苏朗提供)文/图(翻拍) 本报首席记者王文元

 

武汉惊现鲁少飞上世纪30年代漫画原稿

深蓝艺术馆

前日,听一湖北朋友说,武昌徐中古玩城交易市场出现鲁少飞上世纪30年代所作之漫画原稿。据说,该画稿是鲁于1938年寄给当时武汉一报纸副刊编辑的(是否刊用不得而知),随画稿寄出的实寄封和鲁少飞信札同时出现。后该画稿被一浙江藏家高价购进。
1950年《进步青年》(封面由鲁少飞绘制)

熟悉漫画史的漫友都知道,鲁少飞在民国漫画中地位举足轻重。他曾利用《上海漫画》及《时代漫画》团结和培养了大批漫画作者;他于1928年就创作了《改造博士》,开中国长篇连环漫画的先河;他还创作了大批经典漫画作品。解放后,鲁少飞担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编辑组组长,先后编辑出版过《华君武漫画集》、《米谷漫画选》、《苏联宣传画》、《匈牙利漫画选集》、《全国青年美术作品选集》等大量画册,不时作一些封面或内页插图,但漫画已很少涉足,存世之漫画作品少之又少,弥足珍贵。

《全国青年美术工作者作品展览会选集》(鲁少飞编辑设计)

我查阅了一些史料得知,1937年12月南京陷落后,国民党的众多党、政、军首脑机关迁至武汉,武汉成为中国抗战中心(1938年10月武汉陷落)。当时,各类抗战社团组织和大批文化名人齐聚集江城(1938年2月,大名鼎鼎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在汉口正式挂牌),肯定出版、印刷了大量刊物和宣传资料。而鲁少飞作为当时漫画界的领军人物和抗战活动积极参与者,很可能应武汉等地刊物编辑之邀寄去不少漫画稿(鲁少飞于1937年9月起至当年底在上海担任《救亡漫画》发行人。1938年,鲁赴广州担任《国家总动员画报》主编)。其中部分画稿可能留散民间,现在又重见天日。

因解放前一些大家漫画原稿存世量极少,如果这个传闻确实,那该画稿可谓博物馆级的藏品。

新浪博客

包立民:叶浅予与鲁少飞(上)《美术之友》1994年02期

包立民:叶浅予与鲁少飞(下)《美术之友》1994年04期

 

 

拒绝出土的鲁少飞

李超德 2005.12.1

早就听说嘉兴南门古市时有“稀罕”之物出现。我抱着随性闲暇的拾遗心态慕名前往,期望有所发现。

浙北小城嘉兴的深秋,有着几许别样的落寞。那是一个烟雨迷朦的星期天,铅灰色的云层压得很低,天空中飘落着细细的雨丝,浸染着我的面颊,显得阴湿而又寒冷。古往今来有着深层文化积淀的古城,走出与走回了多少文人骚客,我为嘉兴有着这样一种人文的感伤而吸引。

说是古市,居然与菜市场为邻,一个大棚下,左为喧闹噪杂的菜场,右为名震浙北的古玩早市。民以食为天,菜场自然少不了。盛世古玩,又反映人们精神生活的闲趣与向往,但将菜场与古玩市场同为一室尚不多见,恰如一幅市井图画。我到达的时候已是九点来钟,熙熙攘攘的古玩爱好者或专注与“铲地皮”的摊贩们讨价还价,或漫无目的地闲逛。阴沉的天空使得室内光线浑暗,空气亦有些污浊。放眼看去,黑压压一片。倒也如菜市场一般,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然而小城的阴霾却丝毫没有减弱淘宝者寻获古物的亢奋与热情。然而,与一群游动着的“淘金者”们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不远处一老者,随意摆放着几件老旧杂物,一副悠然自得的怡人神情,端坐于一侧,仿佛有着愿者上钩的姜太公气派。说是怡然自得,老者一双既迷离却又狡诈的小眼睛却盯着来来往往的看客,捕捉着可能光顾的买家。我上前随意扫了一眼老者面前的杂物,大多为并无多少价值的“老东西”。但是一堆杂什物品中央散落着的几枚细小的老旧印章,却吸引着我。细数一下,这批印章足有十枚之多。体积虽小,但大都有边款,为自用自刻章为多。其中最大一枚寿山冻石印面为小篆“少飞”二字,边款则是“丙戍冬月少飞刻于海上西城”。“少飞”二字马上在我的脑中如电脑般搜索起来,名字如此之熟却一时想不起来。论材质,均是上好的寿山石,其中一枚还是印章中的上等材料“荔枝冻”。论包浆,一眼便知是民国货。为了不引起老者的注意,我故意买了他一件可有可无的杂件。然后装着无所谓的样子说:“你这几件小印章也卖给我吧”。老者似乎察觉了我的真实意图,马上开了一个比较高的价格,我一脸无奈的神情,抽腿便要离开。这时远处他的同伴高喊:“快收摊吧,要上车走了。”原来老者来自海宁小镇长安,他们许多贩子都是同车来往。匆忙中,我看时机来了,便说我也要走了,不卖便算了,本来也不值这个钱的。这一招果然管用,最后老者以极低的价格将这十枚印章全数“一枪打”卖给了我。到了十点来钟,人也基本上散了。我急匆匆怀揣着十枚老印章,开着我心爱的越野车,一路心情飞扬地回苏州了,庆幸自己在嘉兴古市的初战告捷,预感拾得了一份遗落的珍玩。

购得这十枚印章的一星期中,我始终都在考证这十枚印章的来路与出处。经过大量的文献资料考证,终于解开了“少飞”之谜。此“少飞”,实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上海著名漫画家,《时代漫画》主编——“鲁少飞”,关键是在网络上鲁少飞民国时期的一幅漫画上发现了其中一方印章。原本对老印章的偏爱,上升为了解作者生平的追寻。鲁少飞作为一代名家,年轻时才华横溢,风流倜傥。据说翩翩舞姿曾经引来多少俊男少女的仰慕。他的漫画名作《文艺茶话图》迄今仍为多少文人所津津乐道。这幅原载1936年2月15日出版的《文艺》杂志创刊号上的漫画名作,描写了30年代文坛名家围坐一张桌子品茗座谈,是一幅文坛漫画群像图。其中的人物几乎包括了20世纪所有的文坛名流,邵洵美、茅盾、郁达夫、鲁迅、冰心、林语堂、沈从文、徐志摩、田汉、刘半农等30余人。鲁少飞主编的《时代漫画》是当时一本影响最大,针砭时弊、反映市井民风的大众漫画刊物,培养了诸如华君武、廖冰兄、丁聪、张仃、特伟、梁白波等一大批漫画家。叶浅予、蔡若虹等名家也是《时代漫画》的长期作者。难怪有人这样评价道:“没有鲁少飞,可能有些漫画家的历史不会这样写——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会成为漫画家。”然而,时过境迁,今天的鲁少飞,似乎被时代所遗忘,曾经咤风云,今天却在美术名人的视野中早早地被遗落了。

大学者施蛰存与鲁少飞同为三十年代文艺界名流,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施蛰老还在为鲁少飞在人们视线中的消失而感怀。一次偶然看到徐淦所写的关于《文艺茶话图》的文章,又把鲁少飞带回了人们的视线中。施蛰老有感而发提笔写了一篇千字文《鲁少飞的心境》。

施蛰老在文中幽默地将文革以后复出的文化界名人称之为“出土”。因为他们又纷纷从消失的视野中“出土”回到人间,又享受到人们尊敬的目光。按理说鲁少飞完全有资格出土,想当年与他齐名的邵洵美、茅盾、郁达夫、鲁迅、刘半农、徐志摩、彭家煌、田汉等均已作古,而沈从文、巴金、施蛰存、丁玲等在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以后终于回归到了他们应有的地位。唯独鲁少飞拒绝出土,匿迹销声,不求闻达,表现出中国传统文人遁世的高逸境界。由此,施蛰老不无感叹:“拒绝出土,也未尝不是好事。”

鲁少飞在文坛不可谓风头不劲,二十年代参加北伐,从军担负宣传工作;三十年代积极参加左翼文化运动;抗日战争中又挥舞画笔讴歌忠勇将士。到后来种种政治运动将许多文人拖入不能自主的境地中。“纨绔才子”邵洵美的牢狱之灾,或许是鲁少飞怕沾染邵洵美这个“纨绔子弟”的病毒细菌,他甚至像倪云林一样地有洁癖,非要掸掉身上的一些灰尘不可,拒绝承认漫画名作《文艺茶话图》由他所作。只是不置可否地说“线条像我”,却又推说“记不起来了”。施蛰老作为经历风雨的文坛名宿,他深切地理解了这位漫画名家拒不出土的心境。

从几枚小小的印章,我又找回了一位遗落的文化名人,在唏嘘之余,引发出许多感想,并执着地追寻鲁少飞生活的轨迹和人生的归宿。原来,1949年以后,鲁少飞一直生活在北京,在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编辑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工作了几十年。七十年代退休在家,足不出户,仅以书法自娱。后来有一篇文章描述已经九十多岁的鲁少飞时,形容他的面容像弥勒佛一样的仁慈和宽厚。从一位风流倜傥的艺术才俊到如一尊弥勒佛般的慈容,人间苍桑仿佛如尘土一般卷着而去,只有心静如水,才能笑看云卷云舒和花开花落。鲁少飞1993年平静地走完了92年的人生之路,恐怕他本人也不曾想到,多少年以后还有人为了这几枚印章,而发掘出他的艺术宝藏。我无法细致了解这五、六十年来鲁少飞先生经历了如何的风雨,但从他拒不出土大隐于市的品性,窥视到一位文化名人内心崇高的人格境界。联想到如今在市侩与功利的鼓噪下,不是名人的人亦自吹是名人,不是大师的人要称大师。甚至在美术界还出现了诸如傅抱石、徐悲鸿再传弟子这样的称谓,硬要榜上名人的大腿,扯上名人的虎皮。更有甚者,一张名片的头衔不够用,还要用几折名片,末了不忘用括号写上请看背后,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名人。

从好古偏爱印章,怀着一份随性的心情,找回了一个遗落的鲁少飞,虽说这10枚章未必值很多的钱,但它让我诱发出一份人生的遐想与感怀,既增长了知识,又陶冶了情致。这与如今拍卖会上急功近利式的淘宝与获利具有本质的区别。如果大家都能回归收集古玩的趣味与理性,这不才是收藏的真正归宿么?

但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十枚印章从戍寅(1926年)到丙戍(1946年),时间跨度是20年。这些印章如人一样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如此完整地保留下来。这些印章又如何从上海来到了浙北小镇的老者手里,遗落在平凡的地摊上,又怎么偶然地与一位热衷于文化研究的知音相遇,这似乎在冥冥之中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这也许就是收藏的乐趣。

(lcd1961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